昨晚星期四,下診後如往常急急忙忙衝向台大管院,去上劉順仁教授開的課。今天的主講者是和信醫院(國內癌症治療首屈一指的醫院)骨科主治醫師黃麟智。

很特殊的是,黃醫師本人,看來非常有明星架勢,無論是言談或外型:都像以前的凌鋒(希望黃學長不要罵我),又帶有一絲江湖味(學長不要打我)。可是你知道嗎?黃醫師在35歲的黃金壯年時期,卻得到血癌。最後自體骨髓移植成功,所以星期四晚上我們才能聽他的課。

由於這段特殊經歷,他以有趣的口吻分享了很多辛酸。其中有一些想法,發人省思。第一,是我們在生死關頭,醫療要不要尊嚴?要不要要求醫師或醫護人員對我們視病猶親?

例如化療時,護理人員每天都必需看他的黏膜有沒有破(例如口腔、腔門),如果有破,就必需小心細菌在化療抵抗力差時,趁機而入。所以,每天有位護理長,都命他脫褲子,他脫完褲子給護理長檢查黏膜後,還感激的跟護理長說謝謝。所以他說:「看病講什麼尊嚴,我活命都來不及了。當時被命脫褲,感激護理長的檢查都來不及了,那裡還會想你怎麼沒有"視病猶親"?」後來他也投身治癌工作,和這位護理長成了同事。有一天他問護理長,「你還記得我的屁股嗎?真謝謝你每天看我的屁股,照護我的健康。」不只是該護理長在笑,我們全班更是哄堂大笑。哄堂大笑之餘,令人感到「求生」原來是這樣.....

當他要進無菌室一個月(在骨髓移植後)之前,黃醫師的同學告訴他:「小便姿勢要優雅一些!」因為無菌室內要待一個月為怕撐不過的患者自殺,所以四處都裝有攝影機。再度 的,在醫療之前,尊嚴隱私又必需被放一邊。

究竟醫療的價值是什麼?是延長生命,而其他一切皆可拋?也許不盡然如此,延長生命為目是,但過程的品質、感受,也是不可獲缺的。

同樣的,我常常思考,醫學美容帶給客戶的價值是什麼?是不是也一切皆可拋?只要像屈臣氏的標語「天天都低價?」

對從事醫學美容十一年的我,一直是把服務、親切同理心,與專業醫術三者並重。但的確,生死交關時,也許真的這一切不再重要,能活下來,才是最重要的。而接受醫美治療的患者,也許不是生死交關,但卻是求另一個層面的生存:自信與快樂;在這樣的目的下,接受治療的過程,是無法不顧患者尊嚴隱私的,反而是專業的效果、親切的服務、進而透過形體的改善而建立自信,才是醫美治療真正的價值所在。

就如癌症醫師的目的,是拯救患者生命一樣,並不是在於斤斤計較葯物價錢,為了求生,能花錢處理的都是小事。而接受醫學美容治療的客戶,雖然不是求生,但是面子也只有一張,我們卻時常忘記了醫美治療所提供的並不只是一隻玻尿酸注射、或是一次超便宜的脈衝光。醫學美容的目的及價值所在,無法像購物台的療程一樣,被用"殺很大"的方式呈現。畢竟一份貨、一份錢;只要有服務的元素在,過程及品質都是不可獲缺的。只是一般而言,消費者無法感知花的錢,用了什麼貨?從沒接觸過醫美治療的人,沒做過的時候,也無法想像會效果、品質、過程會有什麼差異。價格似乎成了唯一能衡量的指標?但想提醒大家不要忘記,醫師經驗,治療效果、使用產品及機器品質、醫護人員專業度及服務,這是無法被稱斤論兩的。

醫療與商業,二者的結合似乎常常會引起爭議。不過,如果沒有商業,抗癌葯物如何能被研發、被量產然後造福大眾?商業不必然是惡,端看使用商業工具的人如何使用之。

學長還提到馬偕的安寧病房:護理人員每天都會做一件事,幫患者錄影,請患者講他想講的話,也許是回憶大兒子十歲還在尿床的糗事,或是要叫女兒早點嫁人的心願。多麼溫馨!這就是醫療服務過程及品質的體現。

如果醫護人員的關懷層面,在協助患者求生之後,延續到心靈關懷,那麼醫學美容的本質,和醫療服務本質是一樣的:看病,關心人;治病,也治人

最後黃醫師很幽默忽然講起了維大力的廣告:「明天的氣力,維大力幫你保存?」(請用台語發音"氣力"),我聽不太懂,也瞄了一下我的同學們(多是醫師、高階經理人、大老闆),發現大家都拿著孤疑的眼光看著他,維大力和EMBA或是癌症有什麼關係?結果黃醫師說:「你們這些過勞族,都是明天的"窟仔",今天預先保存。」有二三秒時間大家還反應不過來,後來反應快的同學開始一陣爆笑!

其實,我們也不想今天就把明天要躺的窟仔(墓坑)準備好啊,不過我們都非常謝謝黃醫師以過來人的身份提醒我們重視自已、重視健康、重視生命的過程。真的是收穫很大的一堂課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廖苑利醫師 的頭像
廖苑利醫師

微整形女王廖苑利

廖苑利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